屏幕里的外教:农村学校引进跨洋直播改进英语教学时候

  • A+
YUKI妈妈关于英语口语学习的真实经历分享:

孩子还有一年就上初中了,为了给小孩找到合适的英语培训班,我带着孩子试听体验过很多家的课程,也报名过线下的英孚韦博瑞思等,总体而言线下培训班价格都比较贵,就拿瑞思来说一年2万,一周才两次课,学了一年效果我很不满意。

如今英语培训机构品牌繁多,报名前大家都会认真对比和参考,关于英语培训机构哪家好,谁也不能给出唯一的标准答案,因为每个人的评判标准不一样,最后还是要看个人选择了。像知名度比较高的有:tutorabc、vipkid、美联英语、立刻说和51tlak等等,这些机构的师资实力都差不多,而且每家机构的教学方式都各有特色,所以大家只要选择合适自己的就可以了,下面说一下我为什么给孩子选择美联英语吧。

现在比较火热的就是在线学英语了,这也是未来的趋势,趁早让孩子先体验一下,我个人觉得美联英语在教师方面可是花了很多心思。研究表明孩子会对高颜值的老师比较感兴趣,美联英语主打高颜值的欧美外教,24小时365天随时随地预订课程,对比多个机构的试听课后都发现我家孩子比较喜欢美联英语,这里可以
【https://www.likeshuo.com/】免费领取价值价值1188元大礼包

我选择在美联英语报名的原因给大家分享一下:

1、课程方面:在美联英语学习频率比较高,相比之前,花同样的钱在美联英语可以每天都上一节课,随时可以预订课程,而且课程老师还会一对一进行课后复习,让孩子在课下也能够提高英语,大大提高了宝贝的学习兴趣;但是在别的机构是一周一节课而且没有复习,孩子学了就忘,效果不显著。

2、老师方面:美联英语老师都是纯欧美高颜值外教,都持有tesol证书(国际英语教师资格证书,有证的才是外教,没有证的只是聊天,现在外面很多机构都是口音不标准的外教。大家都说自己家老师好,那能不能信呢,有证才能相信。现教育行业中,唯一承诺100%拥有TESOL证书高频次学习,一天学一节课,除了美联英语没有机构能做到。

3、成果检验:在美联英语学习之后的效果怎么样呢?美联英语会给学生评级联合欧洲的英语学院,对孩子学习前后进行口语测试,就像四六级一样,上课之后有没有效果,评测后就知道了,我家小孩上了十节课就从;在其他机构学习一年。

4、邻居真实经历:邻居的女儿在外企上班,因为口语不太好,不能很好地与同事领导交流,导致工作出现了很多困难,也闹了很多笑话,为此很苦恼的她,偶然间看到了美联英语的标语“来美联,三周还你一口流利英语”,决定试一试,一段时间之后发现能够很好地用英语和同事沟通了,困难迎刃而解,本人也自信了许多,果然“英语流利,工作顺利”。因为美联英语不仅有成人课程,也有少儿零基础英语,所以向我推荐了美联英语免费课程:
【https://www.likeshuo.com/】免费领取价值价值1188元大礼包
有需要的朋友可以领取哦。

美联英语,创立于2006年,一直专注于英语教育,全新课程升级,让你告别死记硬背,高效学英语。24小时/365天真人在线英语培训,提供成人英语、少儿英语、零基础英语、雅思托福、商务英语、职场英语、企业英语等等课程,给不同基础的学员量身定制课程,相信一定有适合您的。美联英语的教学课程我都体验过,教材以及学习效果都很好,最后就要家长自己去对比服务了,最好能让孩子去亲自体验一下学习课程,孩子喜欢才会认真学习,兴趣才是最好的老师!

  少儿英语外教:https://www.likeshuo.com/【欧美外教一对一免费试听】
  成人英语外教:https://www.likeshuo.com/【欧美外教一对一免费试听】

英语口语培训哪家好?

上课铃刚响不久,河南南阳孟州市赵和镇东小仇小学的一处学校中,32名学生紧紧盯着黑板角落处挂着的幕布,用英语向外教老师打招呼。网络带着孩子们稚嫩的声音“跨过”太平洋,又从那头传来外教的否认。“Hello,How are you today?”外教问。学生们答,“I’m fine ,Thank you。”

这是东小仇小学的一堂英语直播课,通过一块画面,这些大学的同学接触到了纯正的英语表达。本校英语老师将直播课形容为“及时雨”,他们“领教”了外教的教学方法,也在学习、摸索,试图摆脱依赖录音机和动画片教学的现状。

“作为农村学校,能有外教直接让孩子里英语课,这个资源最珍贵。”孟州市教培中心教研处长赵顺新说,孩子们知道了“外边的世界那么精彩”,这样的英语课或能摆脱许多学生的命运。

东小仇小学,仅是引进“屏幕里的外教”的大学之一。澎湃新闻()近日采访了中国多所推行“屏幕里的外教”的中学,有小学教师说,学生们变得更有自信,听力有巨大的提升,敢说英语也喜欢说了。

不过,在多数受访学生看来,目前的直播外教课“涉及的面更窄”,远远不够。

学生在直播教学里跟英语老师沟通。 澎湃新闻记者 柳婧文 图

偏远小学的“英语教学”困境

澎湃新闻采访的多个大学,均曾被英语教学师资薄弱、教学方法落后困扰。

东小仇小学辐射了周围的9个行政村,孩子们从高中三年级开始里英语课,难度不大,但“口语”能力差。“老师们学历多数是大学,有部分是硕士。”副校长庞占军说,身处农村小学,学生们接触纯正英语的机会较多,“一般通过录音机”,老师如何教,学生怎样学。

与东小仇小学情况诸如的也有内蒙古满洲里市旺泉小学,该校教师张艳华教了18年英语,用得最多的只是“录音机”。张艳华告诉澎湃新闻,老师用录音机放英语,学生跟着念,但成效仍然不太好。

相对于其它偏远学校,山东德州市庆云县庆云四中小学部条件稍好一些,但其英语教学也多靠放动画片。该校小学部学生李原(化名)介绍,英语课里,学生会通过视频理解英语文本的大意,之后又和同学念,接着是小组训练、自己操练。

“我能作一些照片跟简笔画辅助教学,有时候还会作一些新颖的教具。”河北邢台市会宁镇完全中学英语教师樊美静从教15年,多在农村小学教书,经验丰富,为提高英语教学成效能了不少办法。“这样教了几年下来,感觉学生上课仍可以,但缺乏语言环境,交流不出来。”

就农村学校英语教学存在的现象,2015年左右,新教育基金会曾专门做过考察,发现不少学校没有专职英语老师,甚至有大学并且停掉英语课。“城市的大学其实也有资源到请外教,但是乡村是没有的。”新教育基金会秘书长戚星云介绍。

缘于这一现状,该基金会决定跟已有相关经验的宜格思英语合作,共同发起新英语公益项目,通过直播的方法,将外教资源跟乡村的小孩“对接”起来。

东小仇小学外教课上,本校老师对于“助手”在一旁协助。澎湃新闻记者 柳婧文 图

通过直播,外教“来了”

2017年6月,宁镇完全小学办公室主任通知学生樊美静,“外教直播课堂”项目在该校试点,可以报名注册。

“我就非常高兴,立刻到让自己教的三年级孩子报了名——这个年纪阶段的小孩已经接触英语,(有了外教课)相当于一开始就有了语言环境。”樊美静曾在城里一所有名的高中任教,而这所大学邀请过外教,她了解“外教的好处”。

听说有外教“直播上课”后,孩子们却有点不安,担心“和外教说不上话”。樊美静记得,第一次看到幕布上的外教,孩子们表现得更坦率。“外教会让孩子叫到台前去,一对一地问点轻松的困惑,比如你叫什么名、几岁啦?这些演讲在我教学里,孩子们讲得更流利了,但美国医生这样一问,语音话语不同,孩子们就不明确了,声音非常小。”樊美静在一旁看到也着急。

李原所在的庆云四中小学部,第一次直播课里,孩子们一看是真的外教老师,“啊”地叫出声来,觉得好看,“兴趣特高”。但跟樊美静班级同学遭遇的难题一样,“融入不了”课堂。“孩子看惯了中式发音,面对外教老师们地道、专业的口语,有点蒙蒙的。”李原说。

外教给孩子们带来了的新鲜感。宁夏银川市西夏区回民小学老师金雯回忆,孩子们上课时仍然害羞、腼腆,但一下课,脑子上一堆想法,围着老师便问,“屏幕里的同学在那里呀?”“这边是如何跟这里的同学连出来呢?”

通过屏幕,来自中国的外教Anna能够感受到孩子对它的“好奇”。“因为我是外国人,孩子们对我的一切又更感兴趣,比如语言、生活跟文化观念。”

Anna认为,这是一种“双向学习”,她教学生们英语,后者也能将英文单词或短语翻译成英文教让它念,“双方又有一种天然的需要学习对方文化的冲动”。

接受新教育基金会与宜格思英语直播公益项目招募后,外教们有机会去美国旅行并造访不同的大学。Anna到过一些偏远山区的初中,“走过一条更长的路”,和孩子们及学生见面。“每去一个大学,我又认为美国的大学跟同学更真实,他们需要学习的欲望十分强烈,这对她们来说,或是唯一一个可以接触说英语的人的机会,这一点使我最有感受。” Anna称。

从2015年至今,新教育基金会的慈善项目已让390余所学校受益,目前在进行的项目中有50余所学校,招募了27名外教老师,平均每月负责两至三个学校。对这种学校而言,直播教学里的外教就像“及时雨”。“我们以前的学生都是中国人,经常是中式英语,肯定不如外教说得好。”李原说。

作为新教育基金会工作人员,戚星云曾在2017年前往北京一所学校看过“直播课”,印象深刻。“和大部分本校教师相比,外教的确更能互动,引起同学对英语课的兴趣。“兴趣是最好的同学。”戚星云说。

安徽铜陵市义安区钟鸣中心小学给五年级学生开了直播课,据教授章彬观察,外教上课有激情,通过这些肢体语言,让孩子们有一种“身临其境”的觉得。“尽管离得遥远,‘我在这头、他在那头’,但交流顺畅。”让章彬看重的也有外教的“课外知识”,在英语环境中成长的老师们,更会提高教师知识面。

澎湃新闻在东小仇小学走访时看到,与其它普通班级英语课时“沉闷的氛围”相比,“直播班”的小孩更为勇敢坚强,回答外教提问时又往前凑。一名小女孩各科成绩不怎样好,唯独对英语“非常喜爱”,但在此前,除了书本,学习英语的机会经常。她喜爱外教“游戏的课堂形式”,总认为上课时间不够。

东小仇小学生在直播课里跟父母尽力互动。澎湃新闻记者 柳婧文 图

屏幕两端的“磨合”

因为一块幕布,外教和偏远地区的美国教师有了“面对面”的机会。但两人在课堂里“融合”并获得教学里的顺利,这个过程并不简单。教师们普遍表明,外教开通直播课之初,难度很高,学生们跟不里。

“项目方跟外教没有考虑到我们这里非常偏吧,弄得非常难,一个绘本故事,上面有不少生词。”张艳华说。

金雯也指出,引进直播课之初,上课内容跟本校教师教学不接轨。“外教课就是读绘本,很有难度,很多词汇孩子们不了解,外教也常常讲一些复杂的词语。”金雯称,孩子们听不懂,课里也不敢出声。

因为反响不好,金雯所在小学引进直播课两年后,停了一年,直至上课内容有了特点。据戚星云介绍,2017年9月,新教育基金会做过考察,发现这些大学接受不了“绘本阅读”,通过跟大学学生及合作方沟通,将绘本教学调整成同步课程,即依据大学课本调整外教上课内容,予以匹配。

“原本的外教课英语外教直播课进课堂,只是把孩子们读绘本,但孩子们并不理解。现在跟课本挂钩了,孩子们不仅训练了口语,还增加了成绩。我们经常测验、作业,都会表现出这些进步。”金雯称。

樊美静说,“程度稍差一点”的同学跟不里外教节奏,往往能和同学说悄悄话,而教学改革后,这部分学生因而获益。但尽管如此,直播课里,这些学生还“不敢举手”,“处于被遗忘的状况”。“难度梯度设置得很细一点就好了。”

这些对外教来说都是“压力”。给远在太平洋另一端的美国家长上课,这对Anna来说并不容易。屏幕两端的时差,意味着Anna必须“早起”。同时,她也在不断适应孩子们的意愿。Anna会根据孩子们英语水平跟大学情况准备PPT,但它最后看到,最贴近、也很合适孩子们的课堂方法是“游戏”。

“对于小学生来说,一个陌生的外国人来教她们英语,这显然有难度。而在游戏中,我们利用互动来学习英语。当然,仅仅游戏是不够的,当孩子的语言水平提高后,则必须最深入的学习。” Anna认为,外教的任务不是“尽可能让孩子们学得更多”,而是让人们带来兴趣,在未来的语言学习道路里跑得很远。

“(接触至的)很多大学都是偏僻的,让孩子感到自己‘能’学习英语且乐在其中,这很重要。” Anna说。

因为课里谈的话题相对轻松,Anna和孩子们很少发生相互难以解释的情况,“只有一次,孩子们表现得非常惊异”——当Anna看到“英国的孩子没有家庭作业”时,孩子们“非常感动”,向中国老师大声喊叫,“怎么能这么!”“难道中国的同学比我们优秀吗?他们为什么能不用做作业?”

直播课上,学生们和外教老师做游戏。澎湃新闻记者 柳婧文 图

直播不是全部,“配角”很重要

“外教课”引进后,学生们的改观颇为明显。

东小仇小学英语教师张艳说,孩子们的听力和口语“贫乏”,听了一年“直播课”后,班里32个学生,能有30个在口语考试中拿“满分”。“此前(学生)不能够张嘴读英语,甚至有孩子在语法上将发音标成汉语,现在敢说,也热衷说英语外教直播课进课堂,对课本里的小故事进行演出。”张艳能感受到,孩子们“自信心强了”。

这不全是外教的功劳,几乎每一个本校老师却因此做出了“牺牲”:偏远地区的中学英语课程本身就少,每周大约一堂直播课,这意味着本校教师的课时减少,教学压力逐渐减弱。更为重要的是,平常占据讲台中央位置的教师们,现在得站在学校角落,担当“配角”。

“孩子们上直播课时,当地学生能否在场,他们的体现不同。”Anna说,有学生在学校时,每个孩子却“毕恭毕敬”。“但一旦教师逃离学校,只有我在时,他们就不再安静了,说话会更大声,教师一回来英语口语外教哪个好,又恢复原样。”Anna有些无奈。

“这是直播课的一个缺失——外教毕竟不是真的在学校上,得我们协助。”因此,张艳华认为,直播课“更适合小班额”。“我们班三十多个人,外教不能每个孩子都陪伴到。”张艳华提到一个例证,班里一个儿子坐在上面,经常前半节课看外教讲讲,后半节课就“自己玩了”。

当然,任课教师除了是“秩序维护者”。“直播课里,我们是个配角。”李原解释,外教老师的口语地道、专业,而孩子们年龄小,听不懂指令,这就必须本校教师告诉你们“意思”,配合教学。

“中方教师必须是一个桥梁。”东小仇小学副校长庞占军说。每次直播课前一周,外教会将开会内容发去群上,请本校教师认识一下知识点,并在课前组织师生预习。“外教课件比较简单,课间也能穿插一些小活动,或者是看歌曲。”庞占军认为,通过直播课,教师们也会看到、学到纯正的口语。

李原爱好英语,直播课看多了,自己也成了“学生”,试着探索教学方法。“下学期准备模仿外教,开设教师主导的教学,比如进行游戏、表演情景剧,让学生不再单纯乏味地背诵录音、看电影,改变灌输式的教学方法。”李原介绍。

“对出身英语专业的本校教师而言,接触外教的机会也经常。他们也在把握机遇,在直播课中学习和提升。”钟鸣中心小学教师章彬说,外教的课看多了,在发音、知识面、及“教育方式的艺术性”方面,本土教师确有提高。

“外教课更少了”

外教直播课压缩了本校教师的课时,但基本全部的受访学生却声称,“外教课很少了”。

澎湃新闻接触的多所大学,在新教育基金会的“免费”援助下,只开设了一个“直播班”,最多覆盖一个年级的同学。

“涉及的面更窄。”樊美静所在中学仅有四年级的一个班能上外教课,临毕业时,有六年级的孩子说,“学了几年英语,还没机会里外教课,特想试试”。樊美静便安排了一节外教课,孩子们颇为“兴奋”,课里不停跟外教交流。“真心希望(直播课)能覆盖到更多的孩子。”樊美静说。

钟鸣中心小学引进直播课后不久,曾邀约当地其它大学校长来“听课”,教师们都说“好”。校长章彬认为,倘若农村小孩在三年级开始学英语时便接触外教,且每天课时再多点,小学毕业时,英语能力能有飞跃式提高。

孟州市教培中心教研处长赵顺新认为,“外教直播”课堂引进以来上海成人英语口语培训哪里好,东小仇小学从中“受益匪浅”。据其介绍,东小仇小学外,当地另有3个“外教直播”试点班级。

赵顺新曾看过几节直播课,对外教老师的课堂专业程度颇为“肯定”。“通过考察,老师们也普遍表明,外教的课程模式、方法非常先进,在辅助外教课程时,本地老师也会获益。”作为教培中心工作员工,赵顺新希望这些方法获得推广,令更多孩子“接触到纯正的英语口语”。

但这只是易事。满洲里市汪泉小学教师张艳华担心,倘若后续直播项目必须收费,“会有停掉的成本”,“学校经费紧张,开支更大。”而据金雯介绍,直播项目曾在它所在的银川西夏区回民小学停过一段时间,其中即有“资金”原因。

对此,戚星云告诉澎湃新闻,新教育基金会经费有限、外教有限,给去签约高校的实验班不多,“直播项目是‘一年一签’,一年开启后,我们能综合评估,如果资金充足,就续签。”

已有某些地方教育局向新教育基金会表态,愿意得到鼓励;匹配一部分政府经费,以“公益价”的方式将课程遵循下去。“项目能继续,资金源很重要。”戚星云称,作为一家非公募基金会,考虑到课程持续性和覆盖面问题,该基金会希望同公募基金会合作,以筹款的形式维持项目运行。

“学校学生反对、认可外教的工作,很能续约直播课。”章彬称,学校决定引进“外教直播”时曾获得教育局支持,但需要再次出来的“关键”,仍是“争取教育部门的认同”,予以经费支持。章彬已经作了“最坏的准备”,“实在不行的话,我们也能组织学生学习外教的教学方法”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